2017年11月17日 星期五

良藥,毒藥

■王中
2017-11-15
 現代的人們一旦聽到「毒藥」二字,大多會想到中毒乃至死亡。可是在兩千多年前,「毒藥」並不可怕,因為它是治病救人的良藥。那麼,古人為何要把良藥稱為「毒藥」呢?這還得從「毒」的字義說起。

 「毒」,「說文解字」釋為「厚也」。此「厚」即厚重、濃烈、強烈之義。故而「毒藥」就是指藥性強烈、氣味濃重的藥。「周禮‧天官‧醫師」中有「醫師掌醫之政令,聚毒藥以共醫事」一語,鄭玄註句中「毒藥」為「藥之辛苦者」(見「漢語大辭典」第7冊第827頁),「辛苦」即辛(辣)味和苦味;「藥之辛苦者」即指氣味厚重有強烈刺激的藥,由於這類藥物具有「攻邪」(攻除體內邪氣)之作用,唐代王冰在寫「毒藥攻邪」(載「素問‧藏氣法時論」)作註時說:「避邪安正,惟毒乃能,以其能然,故通謂之『毒藥』也。」(見「辭源」縮印末第916頁)故而古人便將這類良藥稱為「毒藥」。

 因為良藥可稱「毒藥」,故而有「良藥苦口利於病,忠言逆耳利於行」。這一警語也就能說成「毒藥苦口利於病……」這種說法,在司馬遷的「史記」中就有兩例:一是「淮南衡山列傳」:毒藥苦於口利於病,忠言逆於耳利於行;一是「留侯世家」:「忠言逆耳利於行,毒藥苦口利於病。」

 明乎此,毒藥自然也就不可怕了。

本文轉載自2017/11/15"中華日報健康生活網"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